半夜更新的黑柝。开始挖坑。

kckc黑柝 9月前 发表在 作品展示 375 20

 黑柝半夜更文,虽然半夜更还是想要点赞留言粉丝打赏啊!(这兽想红想疯了

打赏我,让我更有动力~

7
0
0

kckc黑柝

这个人很懒连签名都没写
作者发布 查看更多
  • 半夜更新的黑柝。开始挖坑。
  • 黑柝求一个大头w
  • 咔嚓咔嚓黑柝报道!
相关推荐 作品展示
  • 新人报道x x
  • 042218
  • 最近的一些单子
  • 一些鱼
  • dalao画作展示(啊这个丧心病狂的水印)
  • dalao画作展示
  • 呦,猫窝
  • 半夜更新的黑柝。开始挖坑。
  • 关于板块设置构思
更多关于 作品展示
  • 之前画的家有大猫卡牌
  • 是鱼塘!
  • 864又在挖坑了
  • 之前的贺图
  • 长篇连载《恸冥教堂》
  • 还是临摹
  • Monster Girl 30/怪物女孩30题-02人马
  • Changed同人,乌贼犬舔屏
  • 【Furry critic】Furry评测家 第二期:国产furry游戏:changed
  • 网友回复

    kckc黑柝
    7月前

     开始更新z

    第一篇狗血之作,《落雨中》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kckc黑柝
    7月前

     求大佬告知为啥不能粘贴啊!嘶吼x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hhgggghhf
    7月前

     不能粘贴么。。。我向三水反应下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kckc黑柝
    7月前

     

    @hhgggghhf对的,长按不出现粘贴按键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千羽
    7月前

     截图发出来试试?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kckc黑柝
    7月前

     春季下雨的时候总是能见到一些令人难过的物品。我又看到了那个笑容,久的令人心痛。

      

      貌似同样是个阴雨的春日,我遇到了他。他一直在找我,或是我一直在找他。十分惊讶的,毕竟严格的来说我和他并不熟。

      他在湿淋淋的暗巷里,躲在我的伞下。散发着潮气的青壮身体上总有热浪不断地滚滚袭来。我因惊讶而微张的唇,在转身的时候轻遇了他炽热的手,或者是他颤抖的手,在抚触我的脸与唇角。十分的粗糙,带着一股瓦楞纸和春泥的味道。

        他看起来是个年轻的人,虽然年轻,某种意义上却像个真正的男人。

        粗黑的眉毛,打理的整齐,似乎还是刻意修了修棱角。线条过于凌厉,觉得煞气森森,不易相处。即使他实际上并不是那样的人。

        他所工作的地方,是我所处时间仅次于教室的地方。火爆的小卖部天天都需要进货,作为常客,天天都能与他相见。不过在这之前说过的话加起来也许不到两只手能数出来的数字。

        这一点足以加深了我当下的惊愕。

      眼前的黑影与吐息之声在喧闹的雨中却有特殊的方法传到我的耳朵里,心脏咚咚咚的,能遮盖了天地的万籁。浅浅地舔着我的唇,或许说这都不可能称的上一个吻,没有电视剧里和小说里的激烈与狂躁,一个是不知所措,一个是对待易碎的物品。

       也许是太冷了,他的身体微微发颤。略薄的长袖,湿透且粗糙工装服一点也挡不住春寒料峭。我没有感觉到他有所紧张,好像他不是第一次吻我,好像这是顺理成章的常态。

       “小安。”

      我推开他。

      我的名字,前一个无人知晓的名字,这样从他口中吐露而出,除了幼时那些早已不知散落何处的朋友,无人知晓。

      那一瞬间,落水狗似乎都没有那么狼狈。平常抓出很有型的利落短发早湿得一塌糊涂,脸上遍布雨水流过的透明痕迹。

      他咧着嘴朝我笑,有点挑衅,又有点得意。

      我不知道为何是他,不知道他的笑容里为何带着潮气。雨丝与眼泪总是容易交融在一起。

    伞滚落于地。


      第二天我们便做爱了。

      在学校里午休时无人的天台上。

      他拉着我,过分专业地拉开回纹针撬开锁头,然后把我推到那片阴雨过后晴朗无云的

    天空下。

      他的喘息声莫名的诱人。

      虽然他明明跟我一样,也是个男人。

      那时我不懂他为何要跟我做爱;也有可能,我根本不想懂。

      我想那时他可能是喜欢我的。

      即使透过一副身体,也能看到灵魂。

      一次又一次的深入交流,欲望在自己一方小天地里流淌。

      

      他总是在最高潮时,紧紧抱住我,彷佛可以就此获得什么;即使我是个跟他身躯特征一样同性,身体的交流间也不带着感情。

      他一点也不像女人。

      随着身高逐渐宽厚的肩膀、因为固定运动而精瘦结实的肌肉,都显得很有男人味,更不要提就目测而言,他也许还比我高了超过十公分。

    这样的他却躺在我的身下,甘愿作我的女人让我进入……这点令我十分不解。

    如果按长相来说,我较他更像女生,算上了高中后身长高到一百七十公分,却依旧十分中性。

    性爱后的餮足时间总会让猫眯了眼睛。我也常常在思考,他真的是喜欢我的么?说他喜欢我吗?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这么一回事。

      他不曾对我说过类似告白的话,我们之间只存有那接近禽兽本能的性欲,似乎如此。

      还是喜欢小安?哲学的话来讲,便是透过“现象”来看本质。

     

      我便不在乎那种事,他好像也不在乎。

      我觉得,“爱”与“喜欢”对我而言,太过沉重了。

    记忆里那段时间最后一次跟他有所交集,是在高中毕业前一个月,某个炽热的夏天。

    上了年纪的教导主任扯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在主席台做着动员, 高一的学生不以为然,高二的学生敷衍了事,高三的我们哈欠连天,唯一的默契大概是压不住的嘈杂。“打算去哪?”高我一头的那位转校生似乎受不了这日光,埋在我肩头昏沉道。“去校门口学生街卖烤串。”耸了耸肩顶开人,回赠他白眼。“认真的,你要去哪。”“回家种地。”“这样可没意思了。”“那你可真有意思。”一来一往得拌起了嘴,本能感受到台上气氛不对,噤了声,再看教导主任,拿着话筒开始了训斥,权当这夏至前的热风,扰得心烦。


    午时,他如往常张开腿,低喘着迎接我的进入。

      我一边抽动着,忽然想看他生气的表情。

      “你会让你的第一个小安看到你这种表情么”

      我抚着他大张的腿根笑着这么说。

      他楞了一下,缓缓地,清晰的怒意在那张英俊的脸上蔓延开来。

      然后笑了。

      那是个有点冰冷的笑容。

      那天我们做完爱之后,他异常迅速地穿好制服,很快地离开我的房间。不同以往,他会留在我的床上,看我,抽烟或者赖在我身上。

      我没多想,一心以为第二天放学后,他还是会跟先前一样,跟上我回家的脚步,进到我的房间来。

      然后,做爱。

      结果,到毕业之前,我没再跟他说过话。


        没有想到,再次遇见却是那里,十年。

      过了这么多年,我再笨也会想通;当初那个愿意对我毫无保留的男人,已经被我以侮辱的言辞手杀死。

      普通男人罢了,经过那么多年,他的头颅应已经学会了低下,再不会因为我而有所改变。

      我们,早已是陌路。

      

        新年的气氛在人潮人海中波动起伏,回乡探亲是必不可少的。喧闹的世界之中,我看到了那个身影。

    心头的怅然突然涌现,但是挥之不去的记忆在遥远的看他一眼便所能慰藉。我也不会去想他为何会在。为何变得瘦了,或者只是因为长高了。为何远远地都能看到他手上的皲裂和深色的皮肤,我只能慰藉自己这里是乡下。

    依旧不变的是他曾经对我的笑容。他应该是过得极好,至少没有了城市中的压力与灰色,至少他有了一个地方,足够他一生去回想两个“小安”,但是对于他而言,只有第一个小安能留下来印象吧。

    只要他过的好,我该感到满足。


      此刻道歉太迟,告白亦晚,我无话可说。

      

    一切,只能停留在那段唯可缅怀的过去。

      

        “小安——”

    在微冷的土路上,我又一次听见他的声音。旁边就是母亲和几位阿姨,她们突然横扫而来的目光让我在寒冷的乡下瑟缩。

    “小安——小安!”他的呼唤有些急切与强烈,还有青春的心跳声和跑步声,我只得不情不愿的转身。

      回头之后,意外地望见他有些迟疑与......心酸的神情。

      “怎么了?”我朝他温和地笑了笑。

      他粗糙的手用了些力气,让我这个常年握着笔杆子的人感觉到不舒服。不知是手传达的信号还是大脑的真实反映,下意识的抽了抽。抽开是不可能的。


      难道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改变吗?

      “你这些年消失到哪去了?”

    他的多年依旧明亮的双眸中带着点探究和急切,我只得随意敷衍几句。 

    “啊呦,二姐?你看他们兄弟俩关系多好呦......”

    我似乎是捕捉到了什么消息,兄弟?

    “哎呀你这个小白眼狼,进了城就不要亲戚了?你们俩小时候关系好着呢,玩家家酒时候你们俩可是爹妈都拆不离的小两口子呢......”


    多年的记忆浮现回来。

    由于他的早年丧父丧母,吃百家饭长大的他必定是比不上普通家庭的孩子讨喜。又黑又瘦的他只能是在一旁看着我们玩。作为“孩子王”的我秉承着武侠小说里的“接济老弱”的思想,说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誓言”......

    “从今天开始,我是爸爸,他就是你们的妈妈!”

    “反对无效,爸爸说了算!”

    “爸爸和妈妈一直要在一起!”

    “哎哎哎别哭了别哭了,大不了爸爸让你当好啦......不是这个原因啊,那我还是爸爸啊,媳妇,别哭了,别让孩子看笑话!”


    在长辈戏谑的话语之中,我红了脸,默默的和他进了他的小小的房屋。

    “你去哪了?”早已不是青年的晴朗声音。低沉沙哑,却别有风味。

         ............

      高中的最后那一个月,他看到我也当作没看到,甚至撇过头去;我当然不会自讨没趣。

    “那你现在回来干什么?”

    他的眉毛紧紧蹙起,看似许久没有修整了,但是还是那么的生硬。

    ............

      我淡然自若地说了谎。

     

      他沉默着,忽然毫无征兆地一拳朝我挥过来。

      扭曲的疼痛。

      这是我欠他的。

      被打的地方已经痛的感受不到痛楚了,明天瘀青是肯定的,村官第一天上任便像被打了。

      他打了我一拳之后,双拳握着发抖,应该是愤怒,我无从得知。

      我一阵茫然,看着他倔强的挑起双眼怒视我。他的眼神,只有在痛苦狰狞的受伤野兽脸上才能看见。桀骜,自尊与强悍。

      “对不起。”

    我说道。

    “阿生,对不起。”

      

    窗外飘下了雨丝。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是春雨,是希望。

    后来我以叙旧和交接工作为由留在了这里。

      我们一起睡了一夜。

      在他家窄小冷硬的小炕上。

      

      永远的永远,我都不会忘记他曾经瞪着我,过了很久,才不可置信地笑了。

      我也笑着,距离上次见到他那令人怀念的笑容,已经太久了。

      久的……让我心痛。

                                                                    黑柝 作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kckc黑柝
    7月前

     一口气更新完啦!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野神雪饼子
    7月前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好看!!!!强力前排抢一把地板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kckc黑柝
    7月前

     

    @野神雪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hhgggghhf
    7月前

     貌似和兽人并没什么关系。。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需要 登录注册 后才能发表回复
    赶紧注册或登录吧,体验中国范的  Furry fandom